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代表恐怖的脚步声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17

摘要:一个死去了十多年的人忽然夜半而归了!于是,黑漆漆的暮色里,风雨飘摇的小院中,传来了恐怖的敲门声: (案情故事——)

一个死去了十多年的人忽然夜半而归了!于是,黑漆漆的暮色里,风雨飘摇的小院中,传来了恐怖的敲门声:

咚咚,咚咚……

恐怖的敲门声

〈—〉夜色漆黑扣门声声

说起来可真够怕人,在一个秋风凄凄,细雨如织,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有一个黑影子翻过矮矮的墙院,扣响了小李花嫂家的门!

咚咚,咚咚……

小花嫂的丈夫林英十年前就死去了。那时候,他的女儿小花刚出月子。从此娘俩相依为命,折薪而炊,数米而食。日子虽然清苦,可总算熬过来了,也从没人打扰过她们平静的生活,可今晚……

咚咚,咚咚……

又是一阵敲门声,而且声音较前急促了许多!

“谁!”小花嫂一手搂紧了小花,一手本能的拿起了炕边的木枕头!“我是你家的林英啊!快开门!我饿,我冷!”

“林英!”听到这个名字,小花嫂绷紧的神经像是断弦了,心里越发恐惧了!她吃惊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是林英,而是怎么可能是林英!

林英是她的丈夫,可他在十年前就死去了呀!那是一次黑社会性质的火并。林英身中数枪,血肉模糊,面目皆非。她从衣服上才认出了他:那是一件他非常爱穿的伟志西服,平时总舍不得着身,只有出门时才当礼服穿的,想不到这次竟成了他的尸衣!衣服口袋里还装着丈夫的身份证和当月的费清单哪!

那是一次多么可怕的噩梦哪!——在亲戚和邻里乡党的帮助下,她为他擦拭了周身的血迹,把丈夫抬进了一个加长的棺材里(丈夫身高一米九余,棺材要特长的)。在举办了一个简单的葬礼后,一座小小的土丘留在了泪人般的小花嫂身后!可是今晚……这怎么可能呢?

可是,那声音好像是的。

决不可能!小花嫂定了定神,随即丢开惊慌失措的小花,顺手从墙角取来一根木杠子(那是平时用来防贼用的)。鞋也顾不得穿,几乎踉跄般地奔过去,用那根木杠子顶死了那扇本来就关得死死的大门!

“咚咚,咚咚……”

紧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这时候的雨,似乎更密更紧了!院子里的那些散乱的稻草垛子呀,黑乎乎的柴草堆子呀,全都影影绰绰的,在风雨中笨拙地扭动着身子。这一切连同那“咚咚”的敲门声搅和在一起,显得格外地阴森可怖和怕人!

小花嫂是从不相信有鬼有神的,虽说她逢年过节有时也磕磕头,烧烧香,不过用她的话来说:乡下的女人都是那个样子。但今晚,难不成真是丈夫的毅魂归来了吗?她还真有点疑信参半了!想到这里,他心里升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脑子里浮现出了丈夫十多年前死去的那一幕。

那是一个噩梦般的日子:当时因为家贫和诸事不顺的原因,她被医生诊断为得了一种心里障碍的什么病。这是一种很顽的病。要治好得花很多很多的钱。由于着急筹钱看病,丈夫被糊里糊涂地拖进了一个黑社会性质的团伙。他的工作主要是“捎货”,就是从一个叫老四的人手里领回海洛因或冰毒之类的毒品,再把它交给一个叫老七的“接货”人手里。这个老七既是接货人,又是他的上线,是一个样子很凶的黑脸男人。据说是因为他排行第七,又长着一副黑模样,所以大家都叫他黑七。这个黑七,脸黑,心更黑。六亲不认,办事残忍。顺之一脸春风,一旦触犯了他的“龙颜”,别想活着出门!不过,在他手下办事,钱干,票子响。只要你交货顺当,任务完成,票子哗哗一点,一个子都不会少给你!

这个行当确实赚钱,没有多长时间,丈夫便拿回了一叠百元大钞。不但给自己治好了病,拮据的生活也有了好转。但就在这时,丈夫发现了一件既蹊跷又可怕的事:有两个同行在“捎货”途中,因为引起了警察的注意,黑七便残忍地将他的这两个同行装进麻袋沉江了!他俩可什么错也没有,什么“龙颜”也没有触犯啊!可后果还是这般的不堪设想啊!这真是“不入江湖想江湖,入了江湖怕江湖”!他吃了这一吓,脑子也清了,心也退了,脚步也慢了,行动也变得谨小慎微了。现在,他除了防着警察的明抢,更得提防着黑七的算计。

丈夫的微妙变化引起了黑七的警觉,他的一切行动已在黑七的布控之中,而他自己却全然不知。

那是一次早有预谋的,策划得天衣无缝的灭口案:

一天晚上,丈夫正在熟睡,忽然被叫醒了。同他一起被叫醒的,还有另外三个人(后来才得知,那三个人也是黑七要灭口的 )。接到黑七的命令,他们都是临时被派到什么地方“接货”去。

因为是深秋时节,天气湿冷,丈夫正闹肚子。临出门时,还带着止痢的药。一切都好像在冥冥之中注定了似的,那一次丈夫出门,好像就有什么不好的兆头,她的心一直都在半空悬着。

果然不出所料,汽车在开到距县城三二十里地的一个叫黄草岗子的森林时,突然枪声大作!很显然,汽车撞进了预先设计好的伏击圈里!

第一个被击中的是司机。他胸中数弹,头歪在一边,还抱着方向盘。其余的人见状不妙,纷纷跳车,准备逃跑,可一个也没有跑掉。密集的子弹不允许他们有逃生的机会!

事后,这次枪击案被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的火并!

经过查验,那个大个头正是小花嫂的丈夫林英。他的那件可身的伟志西服血迹斑斑。内衣口袋里还装着他的身份证和那天结清的话费清单呢!还没有来得及服用的止痢片紧紧地攥在他带血的手心里!

尸虽然是全尸,但已经惨不忍睹了!她为他擦呀,洗呀!……她的心破碎了,泪也流干了!

十多年过去了。时间,慢慢地抚平了她心中的伤口;沉痛,在反复中也慢慢减轻了。可是,今晚,丈夫竟然奇迹般地从那个阴阳两隔的世界归来了!

又是一阵秋风扫过院林,树叶子跟着簌簌的飘落着,给这个本来就被一片恐怖笼罩着的小院子增添了一道子神秘。刚刚收割完稻子,那些稻草笼子,东一簇子,西一簇子,散兵游勇般的满院都是。夜色模糊,鬼影憧憧,望过去越来越像是厉鬼毅魂召集来报仇雪恨的一群娄罗兵!

真的是有鬼了!可这鬼不是别人,是自己的丈夫啊!是自己的亲人!是小花的爸!就是报仇雪恨,她也不会找自己的亲人呀!这多年来,她含辛茹苦,受苦受累,历尽艰辛,把他的小花拉扯大,她容易吗?而老五坐在床上东张西望她没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他呀!

(二)身陷绝境 死里逃生

民间有过诈尸的事,也有过遭遇盗墓贼冲撞,死人乍醒,又爬出坟墓的事。可是遭到枪击毙命,被子弹打得支离破碎的人能够扒开坟,爬出墓,安然无恙地回到家里,却是《今古奇观》上都找不到的事。更何况自己的丈夫当初经过法医鉴定已经死亡,又在冰棺里陈尸多日,就是大活人也会被折磨致死!更何况他是一个百分之百的死人!

那么,这今晚来叩门的人究竟是谁?

事情还得从那次被定为黑社会性质的火并案说起:

自从黑七对林英起了疑心之后,他就无时不在找着机会,想方设法要灭林英的口。终于,机会来了。那一天,连同林英在内的四个有问题的“捎货人”同时撞进了黑七设计的天罗地里。也许是凑巧吧,他们都是来领“工资”,才聚在一起的。而在平时,总是单打一,谁也见不着谁。那一天,黑七也有雅兴,和大家开怀痛饮,折腾了大半个晚上。因为夜深的原因,黑七没让他们回去,安排睡在自己家。林英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黑七预先设计好的圈套。从他们跨进黑七房门的那一刻起,谁也别再想活着出来!等到黑七设计好了埋伏圈,布置好了狙击手,他们也刚刚糊涂入睡时便被一阵急促的声音叫醒了!黑七告诉他们说:“有个紧任务,要接一批‘货’,汽车就在门外停着,迅速点,去就是了!”不由分说,就将他们一个一个推进车厢。他们并不知道,说是去“接货”其实是让他们去做“殉道”人(黑道的牺牲品)。

那几天,林英正闹肚子。当汽车风驰电掣般地开到距县城三二十里地的一个叫黄草岗子的地方时,林英肚疼难忍,实在憋不住了,忙叫司机停住车去厕所。谁知他刚进厕,所便和一个行脚客撞了个满怀!这个倒霉鬼大概是误了路,想搭便车,所以听见汽车声便没命似的跑出来!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没头没脑地就爬上汽车。司机误以为林英便后归来,一脚便踩开了油门。天下着细雨,人们都缩在竖起的衣领里,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上车的人究竟是谁。迷信的人口前有这么一句话:生有时辰死有地。这句话还真应验了。谁也不会想到,林英的这泡憋不住的屎,竟救了他的命!

这倒霉鬼上车还不到二里地,就发生了前文所提到的伏击战!当时的枪声又密又紧,也很突然,所有的人都猝不及防。重机枪吐出的火舌犹如流星闪电!汽车着了大火,所有的人都被打得千疮百孔,身上密布弹孔,几乎成了马蜂窝!现场惨不忍睹……在确认这里不存在任何生命之后,那些打伏击战的勇士们才没事般地撤走了!

枪声停息之后,万籁俱寂。在这荒郊野林里,连风吹的声音都好像在哭泣,整个世界恐怖得令人窒息。林英当时真是给吓破了胆!他像梦游人一样的乱撞乱窜!他昏头晕脑,没有方向,没有目标……

在黑道上来说,干几次仗,杀几个人,毁几个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他这次的幸免于难,可真令人拍案惊奇!真有点悬得不可思议!

……突然,在距出事地点不远的地方,一道手电光闪了一下,随即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啊!那不是黑七吗?他来干什么呢?林英的脑际里泛起了一道又一道的疑团……

紧接着,手电光又是一闪,只见黑七掏出盒子枪,拉开保险栓,对着那些尚有余息者的脑袋——砰砰、砰砰……然后,他又像个验尸官,把那些尸体拉了拉,摇了摇,又仔细地瞧了瞧,看了看,认为死定了,然后才转身。

突然,当他查看到其中的一具死体时,似乎发现了什么地方不对劲,很是踌躇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很快地离去了!

这可真够险,真够悬啊!顿时,林英从头到脚,淋淋漓漓地出了一身冷汗!随着黑气的步步远离,林英也越来越清醒了:原来如此!今天晚上的这出戏,是黑七特意安排的啊!他在灭口啊!干这行的人,虽然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一天怎么会来得这么早,这么突然啊!

一阵冷风袭来,他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地想到了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从此刻起,他已经成了一个进退失据,有家难奔,有国难投的人了!如果黑七知道了今晚的蹊跷事,发现他还活着的话,一定会另设圈套,再下毒手的。他要是想追杀你,那可是插翅难逃啊!他开始痛苦的沉思,这以后的路,该怎么去走?人生如博弈,现在可成了一步死棋啊!

忽然,一个念头在心中一亮:他想起了那个代他受死的行脚客。今晚的蹊跷事,只有天知地知自己知。现在,必须尽快找到他,把自己的衣服给他换上,以便李代桃僵,给黑七来个闭眼法,让他知道自己彻底死了,以后的麻烦事也许就不会再有了。

想到这,他觉得这简直是一出从天上跌下来的“调包”计,自己就此可以借尸还魂。金蝉脱壳,溜之大吉,从此在人间销声匿迹一个时期,然后等待时机。

凭借着火柴的点点亮光,他找到了那个代他受死的倒霉鬼。他的脑袋被揭去了半片子,脸也被烧得一片焦黑。要从面部上认出这个人是谁,那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的。他发现,这人也是个大个子,胖瘦也跟他差不离。简直是一个天生的替死鬼!以后的事且不去管,要替,就让这个替死鬼把自己替到底吧!现在要做的事,就是从头到脚,给这个替死鬼整整装。要装,就让他“装”个像,以免让人看出破绽,露了马脚!

时不可待,他迅速地给这个倒霉鬼换上了自己的衣裳,把手枪也 了死者身上的挎袋里。末了,又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和票据之类的物件(这些儿物件,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说不定还会帮出倒忙双方最终达成协议:“阿迪王”中文商标和三角标LOGO被无偿转让给阿迪达斯来),一股脑塞进了死者的衣袋。这时,远远传来了110的警笛声,于是,他就迅速地离开了。

(三)劫后余生 再陷牢笼

真所谓“有命没命,冥冥注定”,就在亲人收尸的当天晚上,林英准备潜回家,向妻子说明真相时,一件令他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当他走到离家门口不远的一个僻巷时,几个可疑的人立刻引起了他的警觉!他们既不是前来吊丧的亲戚,也不像是前来守夜的故人(当地民俗,死者安葬前的晚上亲朋守灵叫守夜)。他们三三两两,影影绰绰,在离自己家不远的地方徘徊,行迹十分可疑。凭着“接货人”素有的警觉,林英断定,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黑七嗅到了什么!他当机立断,家不回了,干脆来个金蝉脱壳,跳出疑圈,溜之大吉!

林英的判断是正确的。就在公安部门第二天勘查现场,验尸和收尸的时候,狡猾的黑七也去了。他无意中发现,林英虽然被子弹打得伤痕累累,烧得血肉模糊,但那身衣服好像还没有伤着什么。而且,在尸体旁边,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印着“红军不怕远征难”的旧挎包。这是一般乡下人出门时常搭在肩上的东西。在他们这一圈子人里头,用的都是清一色的人造革黑提包。他昨晚在给他们“补子弹”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林英有点蹊跷,现在被彻底证实了!难道林英这家伙钻了什么空子,给“调包”了?逃走了?

共 1206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的开篇就很吸引人的眼球,采用倒叙的手法来叙述。林英是小花嫂的丈夫,十年前死于一场火拼,对于那场火拼被定性为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火拼。可是十年后的今天,为何在这个下雨的夜晚又忽然的敲门,到底是人是鬼?带着这样的疑问,让我们重新走回十年前,看看那是怎样的一段辛酸的经历,以及非人的生活。原来,林英加入了黑帮组织贩毒,他负责接货,这样一来就能赚得大把的钞票,用来缓解家里的平困,可是后来他发现这一行虽然赚钱快,但是也有巨大风险,尤其是黑帮头目黑七,为人阴险狡诈,手下的人一旦有暴露的行径,他就会杀人灭口。同这样的人在一起,林英觉得后怕,也想隐身而退。可是很不幸,他的一举一动都在黑七的监视之下,黑七又策划了一场火拼,其实就是把一些人灭口,其中就有林英。人算不如天算,林英死里逃生。隐姓埋名远走他乡,发誓要举报黑七,历经十年,他遭受了种种磨难,最终终于在他的配合下,一举打掉了五十多个贩卖毒品的窝点,最终林英才得以返家,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小说语言顺畅,人物鲜明,情节设置的跌宕起伏,结局圆满,是一篇很有看点的小说,。【:红荆】【江山部精品推荐0120 1827】

1楼文友: -18 17:47:11 小说语言顺畅,人物鲜明,情节设置的跌宕起伏,结局圆满,是一篇很有看点的小说,欣赏问好!

2楼文友: -18 18:20:24 问好。学习了。

周末愉快。 写手、长篇小说。750 67789

楼文友: -19 10:11:05 贵 红荆同志:很感谢拙作被你看好,您阅读得这样详细,分析得如此细致入微,使我感动之余,也激励了我创作的信心。谢谢您!

4楼文友: 01:02:42 我不善写小说,我只喜欢看,看主人公精彩的故事演绎,享受精神的盛宴。



安庆治疗白癜风医院
开利空调移机服务部
三明白斑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