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宿命之谜第九十八章如释负重求收藏求推荐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宿命之谜 第九十八章:如然后不断的加信息一般它先放于缓存过一个星期大更新将会收录释负重。(求收藏,求推荐。)

北方城,大殿门口。

几声奔马的嘶鸣声,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殿门口几名侍卫迅速的站在马车前,等待着。

“咯吱。”

一声沉闷的开门声伴随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一并从马车内散发出来。

站在马车门口的侍卫微微有些怔忡,一个个低着头,没有任何人敢作声。

马车门缓缓打开,一只带着粘稠鲜血的脚,带着几分力度“啪”的一声死死的踏在马车外的踏板上。

马车外甚是安静,就连一直嘶鸣的马匹此刻也同样安静下来。

城主于翔浑身是血的从马车内走了出来,他双瞳闪过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嘴角含笑,回头看向马车里面已经被吓傻不爱说话的侍卫,脸色一变笑容消失,语气冰冷地说道:“还在马车内傻坐着干嘛,不赶快出来。你要是喜欢呆在马车里,我就命令手下把你关在这里一个月,让你感受一下尸体腐烂恶臭的味道。”

听完这话,马车内的侍卫这才有所反应,莫不作声,他两手扶在满是粘稠的鲜血和碎肉残渣的马车扶手上,看着已经残败不堪的碎尸,地上一枚血红色的眼珠冰冷的滚落在地上,盯着他。

侍卫不敢再多看一眼这里,喉咙一紧,匆忙的踩着柔软的不知是什么部位器官的地面走了下来。

“你们两人把这个马车内打扫干净,不能有一丝血迹!”于翔冰冷的说道。

“是!”站在马车两边等待的侍卫清脆的回答道,没有丝毫犹豫,昂起头立刻进入马车内......

“你和我走吧。”城主于翔冲着从马车上下来的侍卫淡淡地说道。

“是......”侍卫看着其他两名侍卫进入马车内,额角上的汗依旧布满额头。

两人向着大殿的方向走去,这个时候的于翔就好像恍如隔世,原本在百姓面前慈善而阳光的城主,现在就像一尊魔神,浑身是血没有一丝人的气息。

“知道为什么没有杀你么?”一直没有说话一脸鲜血的于翔终于开口,看向一旁的侍卫。

侍卫身体一震,连忙低下头说道:“小的不知道......”

“哦?”

“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想参合这种乱事,以退保命?”于翔说话的声音突然变的诡异,

看着身边瑟瑟发抖的侍卫笑了出来。

“小的......”

“小的......小的只想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与小的并没有任何关系。”侍卫咽了一下喉咙,低着头目光不断的扫过脚下的白玉砌成的台阶。

“说的好,你果然是个可塑之才。”于翔突然停下脚步,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着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浓重血腥味道。

他嘴角动了动,继续说道:“你现在好比一块上好的石料,雕磨好了,就是一块上好的宝石,坚硬无比,势如破竹。”

“小的......小的多谢城主的夸奖。”

“我还没说完,你着什么急。”城主于翔闭着眼睛,微微仰起头,继续道:“但是石料雕刻不好,也会成为一块顽石,顽固不化,以退保命,任何人都救不了你,而我就是雕刻者,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于翔依旧闭着眼睛,最后几个字语气略重的说道。

“小的......小的这次明白了。”

“恩,明白就好,记住千万不要学死去的那个人,阿谀奉承,那样也只会作死,我感觉他还不满十八岁吧。”

“是,他不满十八岁。”

“你和他差不多大?”

“我今年十七。”

“哦,十七,他死的确实有些早了,不过也怪他自己,想知道那么多,说话也不经过脑子,莫怪我心狠手辣。”

“这个只怪他自己。”侍卫低下头,淡淡的说道。

“是么?可我怎么听你这话似乎对我的做法有些不满?”于翔嘴角微微翘起,眼睛依旧没有睁开。

“手下不敢。城主做事自便有自己的打算和用意。”

“恩,说的好。”

“记住一句话,少说话多做事,这才是你们这些初出茅庐的青年人应该做的。”

“明白了么?”

“明白了。”

城主于翔感慨道:“脑之残,作之死,不变通,便是杀!”

当于翔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神之中多了几分光芒,继续说道:“以后你就跟着我的紫金幽吧。”

“紫金幽?”

“就是你今天看到我身后的那支身穿紫金色铠甲的队伍。”

“是。”侍卫虽然心中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想起马车内的场景,他也是无可奈何。

“你叫什么名字?”

“王朴”

“王朴?好名字。以后这个名字也只是过去了,你现在叫血脏。”

“血脏?”

“血肉的血,脏器的脏。”于翔目光森冷的盯着侍卫淡淡的说道。

侍卫一脸的疑问,但是他没有开口,而是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想知道为什么给你起这个名字么?”于翔倒是来了兴趣,鲜血染红的唇边掠过一抹浅淡的笑。

“小的不知。”侍卫低下头语气带着几分疑惑的回答道。

“血脏,就是为了纪念你刚才死去的同伴,这样才能让你记住今天的事情。以后你活的时间才会更长。”于翔转头目光带着几分狠意,看向侍卫继续说道:“知道了么,血脏?”

“小的知道了。”

“恩,那就好,一会我就会通知管理户籍的人,你,王扑,从此就会消失在北他们肩上的进攻压力并不如科比沉重方城。”

“一会儿有人来接你,他叫庆明,是我紫金幽的头目,你以后跟着他便是了。”

“小的,知道了。”

......

藩镇。

站在涯面前的人,挡下张欣桐的兵器,一脸的怒意地说道:“这里是我的地盘,不是你张欣桐的,更不是你们于家的!”

张欣桐盯着面前的官差王猛,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和王猛实力悬殊,这官差王猛可是这镇子上一等一的高手,张欣桐淡淡地说道:“呵呵,没什么,他打了我的朋友,我只是教训他一番而已。”

王猛低头看着地上痛苦的两人,冷笑一声来到张欣桐身边,声音压低,只有他两人才能听到:“带上你的人,赶快消失在我的面前,顺便告诉于斌,他要是在找涯的麻烦,别怪我翻脸。”

张欣桐看着王猛,咳嗽一声,双眸中闪过一抹淡淡地藐视,嘴角微微上扬,道:“小少爷,带上这两个废物,我们走!”

于斌看着面前的王猛,又瞪了涯一眼,这才不甘心地转身离开。

涯看着两人,喊了一句,道:“地上躺着的这两人,你们不管了?”

于斌突然发出一声不屑之极的冷哼声,随后底气十足的大喊一声,道:“这两个废物,我一会便找下人拖回去,就不用你操心了。”

于斌继续对着张欣桐说道:“你去调查一下刚才在百姓之中叫好的人,都给我杀了。”

张欣桐淡淡地说道:“在镇子上杀人难度不小,而且这可不止一人。”

于斌笑了笑,道:“价钱翻倍。”

张欣桐微微点头,道:“是。”

王猛见两人已经离开,他转身看向涯,随后目光又看向躺在地上,不断吐血的两人,淡淡地对涯说道:“你自己说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

涯没有立刻回答,目光看着面前的王猛,虽然他的眼神严肃,但脸上闪过一丝几乎看不出来的浅笑。

涯微微皱了皱眉头,楞了一下,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也就是Xbox One正式推出前 王猛负手而立,对着周围的百姓大声说道:“都散了吧,再不散开,便是妨碍我执法!”

此话一出,鸟散兽走,眨眼之间,周围便空无一人。

王猛看着周围已经没人,这才说道:“你赶紧回家吧,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

“这......”

涯看着他,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两人顿时安静下来。

涯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他分不清此时的王猛这表情意味着什么,想来他必定也不会多轻松,毕竟于斌是这藩镇上的人物。

王猛淡淡关怀般的笑容,伸手悄悄推了一下发愣的涯,道:“怎么不想走么?真的让我把你关在牢房里,你才愿意啊?”

涯微微点了点头,这里人多眼杂,他只好已目示意,谢过之后才转身离开。

王猛看着涯的背影,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如释重自从的“红包大战”开打以来负地说道:“哎,你这孩子,可别再给我找麻烦了。”说完这番话,他苦笑一声。

乌鲁木齐白癜风好医院
南通盆腔炎
牡丹江牛皮癣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