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坤罗鬼帝第五十三章取个谥号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6-02

坤罗鬼帝 第五十三章 取个谥号

之前从绯兔身上获得的线索提示七棵形异雄树中有一棵藏有两枚牌符,可是却有五棵附近设有埋伏陷阱,豫路现在仅仅遇到过一棵,焕光宝树可远非“形异雄树”四字可述因总会有个建设周期。我们提前做得越多此被排除。

宝树林北边林地,豫路一开始就感觉到了那种令人起毛的气息,这会儿更是有另一股危险的气息传来。他望向气息渗来的方向,趁现在状态极好,决定前去探查寻找机会。

他的动作轻盈极快却又显得隐秘,在这片吊诡的林地中如履平地般随意穿行。能越过的障碍被轻松越过,不能越过的便被煞罗刀一刀斩断,即使保持这么快的行进速度他的呼吸也有条不紊毫不紊乱。

印力提升,并不仅仅只对印技、印脉有影响,体脉也一样,这使得体武本就极佳的豫路身体状态更上一层楼,如今飞奔行进起来可谓如臂使指。也可以戏谑的说,他或许能在逃命的本事上有些造诣。

“这气息…到底古怪在哪儿呢?”飞奔途中,豫路一直在品尝佳肴般感知着那股气息,他觉得怪,但却不知怪在何处。

这时候,豫路从胸兜中拿出魂石,他试想说不定达到“同调”状态就能够获知一二。于是没有迟疑,他立刻沉下心来进入状态,纵使他还在飞奔行进当中。

潜意超过年初计划。识层面,是一片空白的,在这片纤薄的空白中,仿佛任何事物被扑上都会显出原形。巧取豪夺可谓信手拈来表面上光滑的事物,被这纤薄的空白包裹,也会露出坑坑洼洼,这印证着世上之物没有概念上的“完美无缺”。

但很可惜,并不是什么障法,和之前获取线索的情况不同,因此他一无所获。

“也不是那帮长老设置的障法,那这种气息难道会是某种独特的异兽散发出的?如果真是这样,没理由会这么怪啊……而且我行进了这么久,这种气息却丝毫没有变化!”

豫路觉得苦恼,如果不能分析出什么做好准备,要应对的时候很有可能因准备不足而出点意外。没有把握的事情,他很少决定涉险去做,例如这次他抗拒不了心中那份奇异的好奇,尽管苦恼怀疑也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穿过枯藤枯木遍布的地带就是意外潮湿的岩地,除了一些顽强奇怪的杂草,可以说这又是一类荒芜死地。只是这如同荒漠般的岩地,本该干燥凄凉,可豫路眼见的却是潮湿有灵。

“有什么异兽?”豫路暂时停了下来,开启鹰眼窥探,如果不是突破入魂境的帮助,如此频繁使用鹰眼他的精神可吃不消。

然而环视一周他没有看见一个活物,站在稍高一点的石台上往远处眺望,收入眼帘的也仅是眼前这种发绿显潮气的岩地。不过尽头的天空却有点奇怪,主要是和此处上方天空的颜色差异。

“换地界了,此地没危险的话,重头戏就在前面了吧!”他做好了判断,不再多想,收回鹰眼雷厉风行地再次疾行起来。

这一过程持续了大概两盏茶的时间,当豫路来到岩地尽头之时,他被眼前所见的景象小小地震了一震。此刻他所在的地方,应该算是一处翘崖,下方是一片秘林,虽然各种秘林见得多了,但看见此处的林子豫路还是被惊了一下。

林子很大仿佛无边无际,令豫路在意的是,这片郁郁葱葱的林中生长的植物呈现七彩之色。而且一些树的模样特别怪异,有的枝桠长得像指示符号,有的像动物形态,还有的枝叶朝向都朝北边大小无异。在这些异树后方还有一片参差不齐的巨大蘑菇林,最高的能有十丈之高!

也算是奇观了,还是令人赏心悦目的一种。

豫路再用鹰眼窥探,果然发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东西。现在他所站的这片岩地非常宽广,而且底下貌似有水,因为崖根处连着下方的林地有两三处清澈的水潭。水中、林中都有不少的异兽,但它们却朝边缘处散开。

“看来是发生了什么,否则这些异兽的行为怎会如此之怪。”紧接着远方传来的一声爆响立刻就印证了他的想法。

这下方向就很好确定了,于是事不迟疑,豫路便动身下崖。崖高数十丈,但崖势不陡,只要有足够的体力和力气,爬下去并不难,且下方还有深水潭也算多了一份保险,所以豫路毫无顾忌就动身了。

时间花得不多,仅仅一盏茶,很快他就从水潭中游到边上了岸。

只要一直往前就行,没有心思在注意周围的环境,霎时他就钻入林中没了身影。只听见周围异兽燥乱的动静,各种气息涌来,却只有此前那股危险的气息最为独特丝毫不受干扰,这让豫路更期待发生什么了。

直到观察到前方不太对劲儿了,豫路才降低速度慢慢靠近。

终于,到了。

潜在灌木丛中,豫路鹰眼所见的这一幕,瞬间震得他脑袋发麻,心脏也不受“约束”似的突然急跳了几下。他默默抽出了煞罗刀,将兜帽拉得更低了些,强行抑制自身散发出的杀气。

耶漠具廷?魏博鸣和崇寅?甚至还有…宁复!

豫路简直不敢相信,如此恰巧,与他颇有联系的几人这时碰在了一起。双方的战斗好像已经持续了好些时候,附近的林木都被破坏殆尽,地皮是被翻了一遍又一遍。那种危险的气息,原来源头正是耶漠具廷。

“难道是…他吸收的鬼能,和他原本的气能融合所产生的?!”豫路暗恨暗惊,他难以想象此时耶漠具廷的实力到了什么地步。

但是!

“为什么,宁复他们能够撑这么久?”看到耶漠具廷魔袭铠甲第三状态的模样,豫路不解,于是注意力立刻转移到宁复他们身上。

宁复的气息也有点怪,至于魏博鸣和崇寅早已重伤互相搀扶退在一旁。豫路再次皱眉苦恼了起来,就算宁复攻克了走火入魔,原本鬼能应该丧失殆尽,可这会儿他是如何展现出这般实力了,而且稍加辨别,宁复身上的气息好似有点来头。

并不是什么诡异怪能,相反更有可能是一种障法,两大院最高长老水准的强者们使用的手段。

“有什么人在‘照顾’宁复?莫非是…梦黎姐姐,她应该要盯好耶漠具廷仔细观察才是。但梦黎姐姐固然很强,不过她也会那般显露障法之气的手段吗?”事情突然发展到令豫路揣测无果的地步。

仅是眼前这一幕所见,就牵扯到太多问题了,现在豫路的脑中各种疑惑就塞了一半。

“很好,你这次的手段令我很满意。如果我是上一次的状态,恐怕你就能杀了我,值得本皇子亲口夸赞你!”耶漠具廷嚣张开口道。

对面,鼻若悬梁、目若悬珠的宁复显出疲态,却仍旧傲然,回道:“我认为你该给自己尽早想好‘谥号’,好在你子民口中代代相传!”

“不错,你再次激发了我的兴致,渣哈哈哈……”说完,耶漠具廷怪笑起来,非人非兽的模样笑起来甚是恐怖。

浙江妇科医院哪家好
金华中医白癜风医院
青岛男科医院
克拉玛依白癜病医院
广西白癜风
临沂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