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寂静王冠一百六十二章有花的地方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寂静王冠 一百六十二章 有花的地方

惨白的月光高悬在天空上,照亮了寂静的城市还有骚乱的城市,月光映照着那些冷漠的银白色大理石宫殿,还有在火焰中动荡倒塌的棚屋。

丝丝缕缕的雾气穿行在燃烧的火光里,像是活物一样氤氲在城市中。雾气飘渺,以冷淡的白色覆盖了那些鲜血和杀戮。

在雾气的深处,隐约传来了沙哑而悠远的歌。

那是悼亡的祭曲。

下城区域,白教堂区,海格特墓地。

雾气缭绕在这一片寂静又荒凉的土地之上,墓园的黑铁之门大开,袒露出了通向死者世界的道路。

灰白色的墓碑如同树木一样东倒西歪的插在地或者说本地化生活信息平台上,枯树斜斜地指向天空,一片死寂。

远方到来的海鸟带来了种子,于是在那些泥泞的腐土之间便长出了一片片拇指大小的白色野花。

细碎的花瓣里带着微黄的蕊,沾着露水,在寒风中轻轻地摇曳着,像是被埋葬的人从地下吐出的最后气息。

就在墓碑之间,萨满披着漆黑的祭服,伫立在泥潭中。

他凝视着面前的墓**,在墓**中躺着一具简陋的木棺。

那是一具早已经冰冷的尸体,像是还活着一样,尸体瞪着眼睛,对着天空怒目而视,仿佛准备拔刀和敌人分出生死。

他的敌人斩下了他的头,他便死了,可他的同伴取得了胜利,也带回了他的尸首。

“――伊夫力。”

萨满按着木棺,眼神怜悯又复杂。他的沙哑声音回荡在墓园之中,如同向死后的世界介绍这一位新入的成员:

“他是我忠心耿耿的下属,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他至死追随我,不改初衷。

他沉溺于酒精和暴力中。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更不是一个好人。

他死了。”

萨满展开手掌。将手中的两枚银币盖在了那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瞳之上,为他支付了度过冥河的船资。

他最后看了一眼死者的面孔。轻声道别:

“――阿瓦隆感谢你曾经做过的奉献。”

棺盖合拢,萨满为他钉上了一颗钉子,目送着死者沉入黑暗,享受永恒的安宁。

一具新的木棺被抬上来了,死者的面孔上看不出狰狞或者安详,只是安静的沉睡着。

“艾里克?”

萨满看着那一张脸:“我认识你,原来你也死了啊。”

他怜悯地擦去了死者脸上的尘埃,vivo Xshot真的“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轻声宣告:

“他是下城区的一个小混混。墙头草,随波逐流,做过很多事情,可那些事情都没有成功。

他曾经有过做一番大事的满腔热血,迫不及待的想要出人头地,然后他做糟了所有的事情。

他一事无成。”

萨满将银币盖在死者的眼瞳上,低声道别:

“愿你在无尽的长眠中寻找到活着的意义。”

棺盖合拢,萨满接过了榔头,为他钉紧了前往死者国度的‘行囊’。

木棺沉入了泥潭中,消失不见。

-

新的棺材被送上来了。这一次,萨满却忍不住轻声叹息。

“天竺人,尸罗逸多。”

他看着那一张扭曲的面孔。眼神倏无悲喜,只是怜悯:“又见面了呐,就让我为你送别吧。”

他为尸罗逸多抚平了扭曲的面容,轻声宣告:

“十六年前,他来到这里,这一座城市没有拒绝他的到来。

为了出人头地,他贩卖禁药维生,广开妓院娼寮。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儿子因此而死。一个儿子送回了天竺,他不敢再让自己的儿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为了赚钱。他毒害了很多无辜的人,可他的到来也令混乱的禁药得到了管制。有那么一丁点的人得到了幸免。

他死有余辜,但又不至于罪该万死,只是一个两头都够不到的可怜虫。

他曾经为这个城市奉献过许多,也曾经遵守过规矩。

可惜,他走错了路。”

萨满将银币盖在他的眼睛上,为他合拢棺盖,钉上了钉子:

最终股份转让数量由四川化工根据受让方的征集情况决定交易日的公司股票每日加权平均价格的算术平均值(即5.18元/股)为基础确定“安息吧,你的名字将留在阿瓦隆的记忆里。”

-

最后送上来的,是一具沉重的铁棺,铁棺中,那个身披着沉重甲胄的男子已经与世长辞。

像是经历了刀剑的劈斩,烈火的焚烧,还有箭矢的攒刺,死者已经体无完肤,可至死他都没有松开手中的重剑。

断裂的剑刃的裂口上残留着厚重的血色,在寒风中轻轻震颤,如同魂灵的叹息。

“矮犬沃纳,阿斯加德人的首领,你死的堂堂正正。”

萨满用手帕为他拭去了脸上的血,将他的双手交叠在胸前。他看着他的脸,就像是看到了他这一生的奋勇和咆哮:

“十几年前,他和他的部下来到这里,将独眼取而代之,贩卖自己的武力,掠夺财富。

阿瓦隆无私地接纳了他,给了他一席之地。

他并没有一技之长的生存技艺,也没有出类拔萃的长远眼光,也从不地址:厦门市海沧区马青路1285号依靠有情而活,他只崇尚力量,也追随着力量。

他至死无惧,是一个出类拔萃的战士。他本来可以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好,可惜……”

他将银币盖在死者的眼睛上,神情冷淡又惋惜:

“――他辜负了这个城市。”

铁棺合拢,沉入泥潭之中。

萨满回头,看向身后,看着那些一具具从白雾的尽头送来的棺木,那些棺木中沉睡着死者。有的里面是他的朋友,有的里面是他的敌人,那些在阳光下活不下去的人在今夜死去了,便葬在了黑暗里,永远地沉入了这个城市的阴影之中。

他会见证他们的死亡,为他们微薄的生命赋予意义,哪怕这一份意义轻如鸿毛。

-

在漫长的送葬之中,鬼手撑着拐杖,有些蹒跚地走到他的身后,轻声说了什么。萨满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鬼手沉默了片刻,轻声问问:“疯人院那里,我们真的不管么?”

“我让屠夫去,只是让他带阿尔贝托的尸体回来,他做到了,就足够了。剩下的事情,自有人去解决。”

萨满说:“我们只解决我们应当解决的事情。”

鬼手点头,听见了萨满沙哑的呢喃:

“鬼手?”

“嗯。”

他抬头,看着萨满的背影。

这个苍老的男人凝视着那一片渐渐从泥塘中生长出来的墓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隐约的叹息:

“今年我们种下这么多尸首,来年一定会开出很多花来吧?”

无人回应。(未完待续)

兰州治疗男科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前列腺炎多少钱
丹东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