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小妖很猖狂第章三人行必有一炮灰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小妖很猖狂 第118章 三人行,必有一炮灰

吴花果做了个梦,梦见黑白无常向她索命,她忧桑的向两位阴间差使解释自己的悲惨遭遇,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挂的,着实不公啊。;;;;;;;;;;;;;;;怎么着也要让她找出罪魁祸首了却心愿吧。

在她泪眼婆娑的望着他们时,之后就醒了。

睁开眼就看到打架的场面,这会对她产生多大的影响。“嗨,两位注意影响好不。”

没人鸟她,只有一阵阵寒风对她回应。于是她就找了片叶子铺在地上,高高兴兴的做观战者了。

比赛进入到白热化状态,卫稚一个翻身合起手掌招来数道电流狠狠的向萧奕劈去。

而他一个侧身亮出手里的宝剑迎风斩去。“好。”吴花果看的不亦乐乎,起劲的拍手叫好。

“这个不错,继续。”她继续在台下喝彩,却得到两个白眼。

“你们继续呀,别管我。”吴花果豪气的一丢手,示意他们继续。可显然,两人已经没有了继续的意思,收起了各自的法术,同时看向这边。

是我叫你们注意形象的,吴花果委屈的小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二人,一会左瞄瞄,一会右瞅瞅,不好,有杀气。

呃,这年头,敢情做观众都会遭到封杀,她不敢再有委屈了,耷拉着脑袋不做声,不看你们总行了吧。

然而低头一看,平白的多出了几只脚,昂头一看,他们怎么还看着她,那凶恶的眼神,微妙的表情,像极了她梦中的黑白无常。

“打完了不打了”吴花果笑眯眯的伸出一只手,传递她友好的态度。谁知两位同样走高冷路线的主不搭理她,让她瞬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是你。”卫稚清冷的语气里带着些许质疑,冷艳的眸在吴花果身上不住打量。“莫不是反应迟钝吧。”祸从口出,她是真正明白了。这个年纪小的女生倒有一番气场,只一声大喝便把这个姐姐吓住了。

“说什么呢你。”看这架势,似乎还有动手的意思,吴花果一缩脖子,躲到了萧奕的后面,她其实是不想和小妹妹计较的,她可不想被人说她欺负小盆友。

“好久不见你的修为长进了这么多。”卫稚一声冷哼,傲然的语气里透着不屑。

“你也不差。”萧奕冷冷的回绝道,吴花果从他身后探出一颗脑袋来,递给他一个好样的眼神。这腹黑少年却回她一个别说废话的表情,那皱着紧巴的眉让她真想在上面画两道子。

“有话好说何必打架呢。”吴花果一股脑的横插在两人中间,硬生生被轰成了炮灰。

她悻生生的走到了她原来的位置,你们以为我想劝架呀,看那横眉竖眼的估计一会准打起来,老娘还不是为你们好,气煞她也。

一个人在一旁生着闷气,那两人却开启了聊天模式,如果不是那生硬的语气与诡异的气氛,别人还真会以为他们相处融洽。

“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地方。”卫稚先开了口,未脱稚气的脸上始终带着一抹嘲弄之笑。

“我知道。”萧奕简洁的一笔带过。“你们来干什么”这是质问的语气,却带着些许烦躁的怒气。

“和你无关。”

“你”卫稚气恼了,一个转身便向瀑布飞去。

“哼,这里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随着话音落下,一道道光圈激起数道水波向他们二人袭来。

这丫头,脾气暴躁了点吧。吴花果正在吐槽中,冷不防被萧奕抱起迅速躲过了那快如闪电的攻击。

卫稚坚持不懈的发起电流术,却被萧奕一一躲开,而且,这高能选手还顺带破了隐在这里的结界。

在持续的打斗中,卫稚的真气也损耗了不少,此时也没有力气和他再斗下去,却坚持着之前的态度,外加瞪了吴花果一眼。

处处躺枪的吴花果已经无话可说,这爆发的人品真是到哪哪闪亮。

机智的她迅速把目光移到别处,意外的发现瀑布的后面隐隐有一个山洞。水帘洞她不由产生了疑问,随手指向那里问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萧奕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也发现了那隐秘的洞穴。用眼神协商后,二累并快乐着。心中默默念叨着:下一站西安人便小心翼翼的向前探去。

卫稚却还处于生气状态,狠狠瞪了他们一眼,瞧见那远去的背影,心下一急,双脚一跺,便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们要干什么”

“去寻宝,呸,探路。”吴花果如实答道,见她无动无衷,她便拉着她的小伙伴识趣的走掉了。

“哼,我也去。”卫稚哼了哼,她陡然一个转身,像看怪物似得看着这个女孩,那打探的目光从上到下望去,像是要把她看穿。

这小妮子怎么换了种风格,不是高冷装逼范吗,怎么转为幼稚儿童了,这在20日的会上说话的口吻再一细看,果然还是个未成年,早熟的她让人很容易定位错误。

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这妞又展现了霸道的一面。

一把将前面碍事的吴花果推开,自觉的走在萧奕的后面。这一推,让她差点打了个趔趄,缓过神来,不禁一片唏嘘。敢情还是未成年呀。

没人鸟她,前面的两尊大佛已经迈着大步离去,只留她望着那一男一女的背影哀伤。这样一看,其实他们还挺般配的。萧奕比卫稚高出很多,这身高比例,简直是绝了,最萌身高差呀。

随后迎来一声呵斥,让试图暗中搭红线的她打了个寒颤。“别发愣了。”萧奕的声音淡淡的,却仍是那般平静,没有怒意,没有情绪。

吴花果笑眯眯的跟上去,每每心情棒棒哒,就会遭到卫稚的一个白眼,着实气不过,也给瞪了回去。瞅啥瞅,不叫姐就算了,还这么没礼貌,回去告你家长。

他们没有看错,在这倾泻的瀑布后真有一个石洞,山洞黑乎乎的,还透着阴寒之气。

但是它足够大,足够高,吴花果仰头望去,根本看不到顶,那里同样漆黑一片。视线往旁边挪了挪,不知从哪涌出的泉水渗着石壁成股流下,极有规律的积在下面的潭水中。

明明是寒水,却又为何热气腾腾。积聚的水越来越多,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水潭。

吴一座核电站究竟比一座火电站减排多少?( 8:40:09)花果身体不受控制的想要去探查一番,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两道阴厉的声音同时响起:“别过去。”

她简直怂到家了,果真停了下来。缓缓转过身去,绽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看两人沉沉的目光,她郁闷的想到:三人行,必有一炮灰,无疑,这炮灰是她。

...

唐山盆腔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拉萨哪医院妇科好
能同时用丁桂儿脐贴和妈咪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