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三百九十五章后悔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已经变得没有朋友了。”嫁给凤凰卫视高层吴辰君994年出演成龙电影《简单任务》 第三百九十五章 后悔

“带我过去。”刘宇站起来就走。

“我与6琪琪也和你一起去。”田二苗说道。

“路教授他们?”刘宇说道。

田二苗没说话,手里突然多了几面旗子,随手一扔,旗子竟然往不同方向飞去,落在沙地上,瞬间隐没。

接着,众人眼前突然变得虚幻。

刘宇愣愣的看着田二苗。

“幻阵……”6琪琪越来越觉得看不懂田二苗了。

“还愣着干什么?走吧。”

临走前,田二苗又对留下的人嘱咐道:“不要走出营地五米距离。”

得到路一平的保证后,四人上路。

沙匪的落脚点不远,就十来里的样子。

小白全身被捆绑,双膝跪在地上。

周围站着七八个大汉。

一人提着刀架在小白脖子上。

戴皮帽的一个大汉看了看时间,说道:“还有五分钟,再不来人,就砍了他的脑袋。”

“嘿嘿,好嘞。”持刀那人说道:“我最喜欢砍人了,看着脑袋从脖子上掉下来,鲜血如泉水似的往外喷,啧啧,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美的画面了。”

闻言,小白浑身一抖。

“别怕。”持刀男子说道:“我的手法很熟练,你根本感觉不到疼的。”

小白很怕。

他不是怕死,是怕见不到未婚妻了。

五分钟,对于小白来说太过短暂了,他都回忆不起与未婚妻的好多事情。

时间缓缓而过,小白心里越来越怕。

因为,沙匪给的时间太少了,排长他们根本来不及的。

小白觉得自己死定了。

死之前,他很想再看看未婚妻的照片。

每天看一次,这是他的习惯。

在照片上亲一口,是他对未婚妻的爱。

这都是在他躺在床上临睡前做的事。

可是,今天还没有休息呢。

他真的很想拿出照片,可是,他的双手被捆绑的结结实实。

后年就退伍了,他的申请已经得到了答复。

只要等着,二年很快就会过去。

那时候,他可以拿着一比退伍金,给未婚妻开个店。

不,那时候未婚妻已经成为他的妻子了。

他们都说好了,要生两个孩子,因为,一个小孩太孤单了。

小白是个懂得规划的人,所以,好多东西,他都事先安排好了。

只需要等时间。

然而,此刻,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能感觉到刀刃的锋利,也能感觉出长刀上冰冷的寒意。

小白的心也变得冰冷。

他突然很后悔。

后悔和未婚妻确立关系。

他明知道的,他每次任务都充满了危险性。

他就不该确立关系的。

小白总觉得自己小心一些,就不会丢了小命。

可是,还是出事了。

他后悔,自己死了的话,未婚妻知道了会怎样的伤心啊?

她万一想不开怎么办?

小白突然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混蛋。

刘排长在小白心里是个有知识的人,所以,刘排长的话,他都听。

可是,他怎么就不想想啊,刘排长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为什么快三十了还没有女朋友?

是刘排长找不到吗?

一定不是,是因为,人家刘排长知道自己经常出入危险的地方,刘排长怕万一死了,害了人家姑娘啊。

这一刻,小白终于明白了。

所以,他就更加的后悔了。

“我怎么能这么自私啊!”小白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时间到,动手!”

随着戴皮帽男人一句话。

持刀男子嘿嘿一声怪笑,然后,小白就感觉脖子不那么冷了,是长刀扬了起来。玛驰的供应链体系不可能大范围更改。”东风日产内部人士分析玛驰的高价缘由。此外

然后,就应该是刀落在脖子上了吧?

小白能感受到长刀的冷意越来越近。

“对不起……”

小白闭上眼睛,喃喃说着。

嗤!

小白没有等来脖子上传来的疼痛,却等来了一声闷响。

接着,“哐当”一声,刀落地的声音。

“是排长他们吗?”

小白的眼睛有些模糊,看不清来人。

先来的是田二苗和6琪琪,紧跟而来的是刘宇和贱人。

“二苗……”小白喊了一声。

“差点儿和未婚妻永别,吓破胆了吧。”田二苗对小白笑着,想安慰下小白的情绪。

因为,有大华的死在前,田二苗不容许小白这样有爱的一个男人因为自己的迟到而死亡。

“确实吓的不轻。”小白笑了笑,这一刻他心里有个打算,他要和未婚妻解除婚约。

持刀的男子已经倒在了地上,在他的脖子上有个血洞,咕咕的冒着鲜血。

鲜血真的如喷泉一样,红艳艳的很美丽。

是他说的全世界最美的画面。

可惜,他看不到了。

而他的同伴看到了啊,一个个的端着枪,就要对着田二苗等人扫射。

6琪琪随手一挥。

飞沙走石。

一粒粒沙子就是杀人的子弹。

七八个人直接被打成了筛子。

听到了这边动静,帐篷里钻出十来个人。

6琪琪又要挥舞手臂,刘宇拦住“早上我要参加一个小朋友的告别式了她,“我来。”

刘宇过去了,刘宇真的就是一个人形兵器。

他的手指如,他的拳头如铁锤,他的身子就是一个盾牌,他的双腿犹如铁棍似的。

十来个人,其实他们本领是不错的,在沙匪中也是排的上号,是人人畏惧的存在,可惜啊,他们遇到了人形兵器。

没多会工夫,就死的七七八八。

“别杀我,别杀我。”

一个围着大红围巾的男人跪地求饶,“你们来到这里,一定是寻找古城的吧,我知道古城在哪里。”

闻言,刘宇收起了能将他脑袋砸爆的拳头,将他提到了田二苗面前。

田二苗解开了小白身上的绳子,说道:“先回去。”

路上,刘宇郑重的给田二苗道谢:“你第二次救了我的兵,你就是我的恩人。”

“严重了。”田二苗说道。

“不严重,如果没有你,我来不及救小白。”刘宇说道。

对于刘宇这样的一个汉子,田二苗没有多说,因为,你说的多了,人家会觉得你矫情的。

田二苗是矫情的人吗?

当然,有时候是啦。

想到矫情的时候,田二苗不由得看向6琪琪。

6琪琪没好气的说:“你看我做什么?”

“没……”

“事”字还没有说出口,田二苗神色猛地一紧。

“怎么了?”6琪琪又问。

而,田二苗已经快步冲过去。

随着他的手一挥,幻阵扯掉,可是,哪里还有一个人。

“人呢?”刘宇急了。

四川成都专看肝病医院
天津阳痿治疗费用
沈阳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