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难道我是神年糕与熟睡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1-01-16

难道我是神 154 年糕与熟睡

听到地震猫的说法,赵耀耸了耸说道:“你憋着干嘛啊,你可以就在这里拉嘛。”

正在吸食猫薄荷的煤球目光一寒,似乎有杀气闪过。

听到赵耀说的话,地震猫嚎叫得更惨了:“喵呜!这里的东西都飘来飘去的!叫本喵怎么拉啊!嘤嘤嘤。”

“知道了知道了。”赵耀立刻将地震猫从次元胃袋里放了出来,匆匆将对方抱进了猫厕所里。

但就在他转过身的时候,却发现煤球瞪着一双死鱼眼,看着自己。

“怎么了煤球?猫薄荷吸完了。”

煤球仍旧瞪着他,问道:“你想让那五只超能猫在次元胃袋里住到什么时候?”

赵耀随口说道:“几年吧。”他想着反正次元胃袋这么大,也和住家里的宠物猫差不多嘛。

煤球的猫爪高高抬起,然后不停地拍击地板说道:“开什么玩笑,他们要在里面吃喝拉撒吧?你打算然他们在我的肚子里拉屎?”

赵耀将煤球抱了起来,煤球不服地开始挣扎,一双肉爪不断蹬在赵耀的手上,但还是被赵耀强行抱在了怀里。

赵耀一边揉着煤球的脑袋,一边说道:“煤球,你不能这么看,你要知道我们吃了东西就会消化,所以其实时时刻刻肚子里都是有是有屎尿的。也就是说你就算不吃了他们五个,你的肚子里也全疯狂乱砍是屎。”

“喵?”煤球胡子一动,觉得赵耀说的似乎有点道理。

“而且说到底这些都是我们身体的排泄物,他们本来就是从我们的身体里出来的,就算重新回到身体里又怎么样呢?”赵耀接着劝说道:“你不要带有心理偏见,屎尿本质上和我们的毛发、皮肤、肌肉、骨骼有什么区别?都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

“是这样么?”

“当然是啊。”赵耀说道:“所以你把他们吃进次元胃袋的时候,已经等于是把他们的屎也一起吃进去了,现在就算他们在里面拉出来,又有什么区别。”

煤球眨了眨眼睛,竟然觉得赵耀说的好有道理。

暂时安抚住了煤球,赵耀便看到地震猫已经从猫厕所里面走了出来,蹲在赵耀的脚下,正气鼓鼓地看着赵耀。

赵耀说道:“怎么了?”

地震猫:“我好饿。”

“噢。”赵耀拍了拍脑袋说道:“来来来,带你吃饭。”

看着地震猫在猫饭前狼吞虎咽的样子,赵当然,如此往复,我们一共发了10封邮件,终于把站改好了,在第10封邮件的时候得到了如下的回复:耀笑了笑说道:“对了,还不知道你名字呢?叫什么?”

地震猫抬起头瞥了赵耀一眼,完全没有说话。

赵耀自顾自地说道:“谢谢你没出来后发动能力,也许你自己还不太理解,你的能力真的非常危险,如果随意发动的话,后果难以想象。”

地震猫仍旧专心致志地吃着饭,没有理会赵耀。只不过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刚刚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是想过要震一震大地,发一发脾气的。

但是一进入这里,在被音无领域包裹了之后,她浑身上下都轻松、舒服了起来,然后便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尝试,能力都没能再发动了。

此刻的地震猫还不知道,其实她地震的能力来源于她软骨病痛苦,病发的越厉害,越痛苦,发动的地震也就会越恐怖。

前段时间她被人收养,身体好了很多就没地震。

但再次病发,又被人遗弃了以后,地震就又开始频繁了起来。

越痛越震,越苦越强,痛苦便是她能力的源泉。

只不过此时的地震猫和赵耀,对此仍旧一无所知。

赵耀接着说道:“你不说名字的话,那我给你取一个吧,不然叫起来多不方便。总不能直接叫你的种族名吧,到时候叫谁都不知道。”

说着,赵耀朝着大厅里喊道:“折耳猫呢?”

“谁叫我?”抹茶的脑袋立刻从猫饭里抬了起来,一边舔着嘴巴一边说道。

“你看。”赵耀说道:“所以我还是给你取个名字好了。”

看到对方仍旧不为所动的样子,赵耀说道:“嗯,我想想。”他看了看昨天晚上吃剩下的炒年糕,就说道:“要不就叫年糕怎么样?听上去很可爱啊。”

看到对方的耳朵抖了抖,似乎没有反对的样子,赵耀说道:“那行,年糕啊,你接着吃,一会儿我来接你去猫咖。”

赵耀自己也去洗漱一番,吃了个早饭,再回来时,便看到地震猫年糕已经躺在了食盆旁边睡着了。

“呵,累了么。”赵耀笑了笑,趁机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看到对方毫无反应的样子,赵耀凑近了年糕,耳朵稍微动了动,便能听到轻微的打呼声传来。

“软骨病的折磨,恐怕一直没怎么睡好过觉吧?”赵耀摸了摸对方的背脊:“所以现在有了音无领域的加持,就睡得这么熟了么。”

看到年糕的这副模样,赵耀不禁想起了过去刚刚到来的煤球,因为小猫症的关系,在得到音无领域的治疗之后睡的无比香甜。

但现在年糕的情况更严重,软骨病带来的伤痛也远超小猫症。

于是赵耀接下来干脆也不叫醒对方,直接抱着对方便和白泉、抹茶他们一起去到猫咖了。

经过昨天萧诗雨和白泉等人的打理,猫咖的状况已经好了很多,但是许多被打坏的桌椅、灯泡、装饰什么的,还需要慢慢补充,倒是一些饮料和杯子还能买点应急,却是不影响开业了。

赵耀看了看被他放在桌子上的年糕,对方此刻仍旧丝毫没有要苏醒的样子。特别是这年糕躺起来就像是个人一样,正面躺倒在椅子上,双手放在两边。

看到她这副有趣的样子,赵耀忍不住戳了戳年糕的肚子,对方仍旧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睡得这么熟?”

赵耀忍不住用手指堵住了对方的鼻孔,他就是好奇对方到底睡得有多熟。

但是十几秒钟后,对方都没有一点点醒来的迹象,就在赵耀心中惊讶的时候,便看到年糕的头一撇,胸口也宛如停止了起伏,就像是死掉了一样。

“喂!你别吓我啊。”

“别这样就死了5月26国际报道 长期而言啊。”赵耀瞬间被吓到了,按对方的胸口,然后扒开对方的嘴巴,又不断拍打对方的脸颊,直到听见年糕的呼吸声后才松了一口气。

“真的假的,都快憋死了还醒不过来?这家伙睡得到底又多沉。”

------胡先生说------------

感谢‘叫我一醉也行吧’的一万起点币打赏

石家庄治男科医院
白山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