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仙魔大红楼第二百二十五章顿悟一元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8-07

仙魔大红楼 第二百二十五章 顿悟一元

什么?

紫纱香车的车帘猛然被人掀起,白南烟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赵贵宁等人,甚至连向来狠辣的申哥儿,也不敢相信宝玉所说的话。

他们听到了什么?

向来慈善,软心肠的宝二爷,怎么会说出这样的两个字?

就在他们瞠目结舌的时候,宝玉突然朗声道:

“传我军令……

放火烧山!”

放火烧山?

听到宝玉的声音,木之秀好像缩了脖子的鹌鹑。

贾宝玉就是个疯子!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还夸赞了贾宝玉。

她赞叹贾宝玉诗才,赞叹贾宝玉的力量,甚至她一直以为只需要换一个好啃的骨头,贾宝玉很快会从蛮夷地带飞走,去做大周的蛟龙。

可是这许多赞叹、唏嘘,全都在一句‘放火烧山’里变成了乌有…….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觉得一位不错的大人物,要花费半数身家,去做一件让她完全预想不到的事情。

“贾宝玉!”

木之秀从密密麻麻的柔软柳枝里伸出还在流血的俏脸,大声吼了起来。

“你要放火烧山?你知道火枫山里有百万生灵吗?山鸡、野鹳、袍子,还有那些要开灵智的火枫树……

你要灭了我们木蛮部族不要紧!要因为猎取吃食杀生不要紧!但是放火杀生百万之巨,你就不怕孽障缠身,不怕心魔乍起,一生难以寸进?”

赵贵宁等人全都愣着,连不惧生死的申哥儿也呆滞无语。

木之秀说的没错,放火烧山,杀生百万之巨,只要宝二爷的心里有一丝不忍,很可能被漫天的冤孽缠绕周身,让得儒道修为,再难寸进!

白南烟也是攥紧了紫纱车帘,喃喃道:“以宝哥儿的软和性子,他会不产生愧疚吗?孽障缠身,可不是容易招惹呢……”

可是此时,宝玉突然走到赵贵宁的身边,一手抓住赵贵宁抱着的令箭竹筒,整个摔在了地下。

噼里啪啦!

只听一阵脆响,普通竹制的令箭哪里承受得了宝玉的大力,全在坚硬的山坡上摔成了毛茬细粉。

“传我军令,放火烧山!”

一声大吼,六千铁槊战兵行动如风,搬出后方用来制造照明之物的军用桐油,冲着火枫山泼洒过去。

铁槊战兵全都苦修铁槊真气,一身力气最弱的也有数百斤之多,当下桐油如雨,整座火枫山,都充斥了刺鼻的,好像随时都要燃烧的可怕气息。

木之秀浑身发抖,脸色死一般的苍白,大声叫道:“贾宝玉,我赌你不敢放火!”

“军令已出,本爵为何不敢!”

宝玉怒然长啸,戾声笑道:“什么冤孽缠身?本爵向来奉行儒家仁德礼法,不愿沾染太多鲜血,可你等蛮夷,竟然以为本爵没了胆气?

全军听令,放火烧山!

本爵要么不做,可是既然做了,那就不会后悔!什么怨念缠身?什么百万生灵?什么行暴虐之道?

错或是对,本爵一肩担之!”

声音刚落,宝玉文胆之中,那个蜷缩的灵魂突然睁开眼睛,嘴唇动,低声沉吟:

“无错无对,无黑无白;

但凭一心,周纳广全。

天无二日,人无两全;

纵横捭阖,巧笑嫣然…….”

声音极为细小、轻微,却是震颤文胆,又要荡漾文山!

宝玉觉得心思通透,仿佛一切都想个明白,整个身体、灵魂,从没有今天这么个精灵剔透过!

他品味蜷缩灵魂吟唱的话语,突然瞪大眼睛,狂笑不已。

开心吗?开心,无比的开心!

快乐吗?快乐,无比的快乐!

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宝玉此时觉得,自己已然产生了自己的道理!

蜷缩灵魂所吟哦的,在他的印象中从没出现过,没有一篇文章有过其中的字眼,可是又无比熟悉,似乎说的,就是他自己!

没错,是他自己。

上辈子的生涯,这辈子的苦读理解,终于让他产生了自己的文章,自己的道理,自己所信奉的,并要一直走下去的路途!

从今天开始,他不会再有任何一丁点的迷惘,他贾宝玉,真正的出现了自己的道理!

大笑之中,宝玉双眸一片空荡,透露无上精光,顿悟气息空灵如云。

白南烟注视宝玉此时完全不同的身影,突然面红如血,惊声叫道:“一元,十星之法中的一元!

宝哥儿洞彻本心,竟然只是新晋举人就顿悟了自己的道理,成就了十星之法的一元气息?”

乐阳申不明所以,赵贵宁不明所以,连着百多个追随的举人,也都是一脸迷糊的样子。

唯独百里鸣浑身发抖,惊悚了一阵,突然仰天狂笑起来。

所谓一元,就是一道气息,最淳朴,最简单的一个圆。

道家称为先天一气,佛家称为本命宿慧,而在儒家,那就是简简单单,最为简单的一个道理。

可是一般来讲,很少有人能够明白本心,也就无法领悟十星之法中的一元,最多的,也不过领悟本心中的善念恶念,也就是阴阳两仪。

而且领悟阴阳两仪的也十分稀少,大多是三胆举人的时候领悟天地人三才,更加愚钝的,就是在四胆举人的时候领悟东、南、西、北的民生四象。

能够成为举人的文人都饱读诗书,一般来讲,都会在三胆的时候领悟天地人三才;

反观妖族、蛮夷,平生只知道修炼,读书少,见识短,甚至成了妖将、蛮将,都不知道十星之法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所以儒家最强,妖族凭借血脉传承占据第二,蛮夷只是炮灰!

而在儒家大周,道家、佛家经文稀缺、法门难寻,更是成了腌边角的东西,被儒家称为异端,随意就可碾杀…….

“十星中的一元…….”

木之秀一下子缩回脑袋,帘幕般的柳枝遮挡之中,一张俏脸,如同死一般的灰白。

一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不懂,但是看见宝玉瞳孔中的通透,她立刻就畏缩了。

简直就是个白痴!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说出‘贾宝玉没胆子’的话语,刚才的声音,听起来好像笨手笨脚的傻瓜。

好了,现在只是看贾宝玉的神态也很清楚

贾宝玉不怕放火烧山,其心灵通透,也不怕怨念缠身。

再多怨念,难道比得上一颗通透的心灵?

只要贾宝玉觉得自己没错,谁又能让一个文人,硬是扭转自身的心志?

投降吗?

木之秀来回踱步,面对族人问询的眼神,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做。

但是她知道,自己没法投降…….

“族人们,”

木之秀抬起莲藕般的嫩膊,从趴伏在火枫树上的,足有万余的族人身上一一指过。

之后颤了一下,低声道:“不能投降啊,要是投降了,到时候地狼南下,恶蛮入侵,我等肯定灭族……

族人都依靠着老柳的木之气存活,皮肤都变成了木质,根本离不开火枫山。不能投降,投降的话,很快就会灭族。”

她呢喃着,思量着,而在此时,外界突然翻腾起来。

木之秀掀开一点柳枝,对外观看。

只见六千铁槊战兵手持火把,狂笑着向着火枫山上丢掷而来,如同雨滴般的火线连绵成片,有桐油助燃,很快让这火一般的火枫林,变成了真正的浩荡火海。

“伐木,断火!”

木之秀几乎是哭着喊叫出来。

伐树?他们是木蛮部族,根子就在这无边的枫林中,每每砍伐一颗树木,就是砍的他们的根,是他们的后裔!

木蛮部族的生育需要火枫林的木灵气息,以及大柳树的一丝气息转化,她不知道柳树的来历,只是当作祖灵祭拜,但是她知道

火枫林的木灵气息,完全不够部族的繁衍。

而此时,她竟然下令伐木,简直……痛啊!!!

听到族长的命令,木蛮族人全都动作起来,虽说伐木心痛,但是不制造一处断绝火焰的隔离出来,他们会更心痛。

于是上万木蛮族人顺着树干依次滑行,要去火焰的边缘砍伐树木。

可是此时,火焰已经蔓延到了巨大柳树的覆盖处,柳树痛得颤抖,鬼哭鬼啸的声音更加阴沉,好像地底无底地狱传来的嘶吼。

无数的柳枝疼得到处抽打,它在抽打火焰,可是也把木蛮族人抽得骨断筋折。

“退,快退!祖灵发疯了!”

木蛮族人嘶吼着,哭嚎着,好不容易才退回原地。

“回来!”

木之秀也大声叫了句,强行起了银铃般的笑声,起舞吟唱。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呼呼,

呼呼吼吼~~~

木蛮族人也大声合着拍子,跳起古朴舞蹈,脚步踩山似震。

覆盖半座山头的巨大柳树呆了一下,顺着木之秀的吟唱声扬起遮天的柳条,好像也在舞蹈一般,柳条不断跳跃。

与此同时,天空陡然阴霾下来……

宝玉抬头看着火光漫天,双眼映照熊熊火焰,那燃烧蒸腾的烟气儿好像檀香阵阵,让他舒坦了一丝心气儿。

乐阳申摇着轮椅过来,凑趣道:“宝二爷,这火烧得真是爽快,出了我等心里的一口大气,可是您听…….”2k阅读

阜阳牛皮癣医院
贵阳脑癫医院电话
小儿积食咳嗽食疗
揭阳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荆门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咳痰带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