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寻龙霸主第章兄弟默契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寻龙霸主 第186章 兄弟默契

秦祺此言一出,顿时令那假秦祺和假柳依依为之一愣,甚至就连柳依依也是有些发怔。

但就在二人面面相觑之时,一道光束瞬间闪现。

一声轻响,假秦祺的心口处竟瞬间多了一个蚕豆大小的血洞。

紧接着两道血柱喷涌而出,假秦祺缓缓低头望着自己心口的血洞,脸上充满着惊骇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而此时柳依依也是满脸的惊讶之色,看着秦祺那张略带得意的脸顿时充满了疑惑。

一旁的红绫和三水则目瞪口呆地望着图信缓缓收回的手,相互对视了一眼,似乎还未能从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中醒来。

而此时图信则一脸的得意,挂满了兴奋之色。

“这……你……”那假秦祺想要转身说些什么,但其口中不住涌出的鲜血已经使其无法再说出口。

那假柳依依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满面峥嵘地重新举剑转向秦祺狠狠刺去。

但就在此时,她惊骇地发现自己持剑的手竟已变为炭黑色,而且这狰狞的黑色正在迅速沿着自己的手臂向全身蔓延。

而柳依依的脸上终于如释重负地泛起一抹淡淡的笑。

“你……毒……”假柳依依的嘴角溢出两道焦黑色的血液,顷刻之间半边身子已然变黑。

“化尘散!”柳依依口中笑道。

话音刚落,那假柳依依的全身都已呈现出恐怖的焦黑之色,眼看已经是生机全无,双瞳中的神色永远停留在了那惊恐和绝望的一霎那。

而那假秦祺见状脸上泛起深深的不甘之色,他想笑,但却笑不出来。

此时此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露出了什么破绽,更不知道秦祺用了什么手段在什么时候与图信达成了默契。

只见其望着手中的偃月龙皇枪,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刚刚还沉浸在得到神兵的喜悦中的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此时竟要殒命在此。

若是早知如此,他根本不会答应那个人来假扮什么秦祺,因为若想得到神兵,他有一万种方法,唯独这个自己认为最安全可靠的方法却偏偏要了自己的命。

“你……赢……了!”假秦祺强撑着一口气断断续续地说道,而后身子重重向后栽倒,气机断绝。

“哈哈哈!怎么样,老子是不是很机智!”此时图信腾空而起掠到秦祺身旁得意地笑道。

秦祺见状不由白了图信一眼,长叹一声道:“你该留个活口的,现在死无对证了!”

图信闻言眉毛一挑不服气地说道:“我留了那个女的,谁知道弟妹将她给毒死了!”

柳依依此时还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口中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而红绫的脸上则泛着浓浓的笑意,望着图信的背影双目中泛起一丝晶莹。

红绫的心在这一刻充满了幸福,因为她信赖的图信终究还是以前的那个图信,没有改变分毫。

三水则望着红绫脸上的笑容,心中不禁笑道:原来这疯婆娘笑起来也挺好看的嘛。

此时秦祺没好气地对图信说道:“老哥,你就忍心让我这么躺着跟你说话么?”

图信闻言朗声大笑道:“哈哈哈,好兄弟,这次老哥对不住你了!”

说罢之后只见图信轻轻将秦祺扶坐起来,而后掌中光芒攒动,拇指和食指在其碎裂的椎骨处轻轻一捏,而后一道龙元之力灌注而入,秦祺顿时只觉后背传来一股温凉的感觉,而后痛意尽消。

虽然碎裂的椎骨需要足够的耐心和爱心。她热爱教育事业已被图信复位,但秦祺还我大吃一惊是感觉有些酸麻的感觉,所以行动起来也有些迟缓。

只见秦祺在柳依依的搀扶下缓缓站起身,望着地上躺着的两具尸体,脸上现出一丝轻蔑的笑。

“兄弟,你说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头?”图信疑惑地问道。

秦祺摇了摇头答道:“那个女人应该是冥界的人!老哥,你用龙元之力输入她体内便知!”

“哦?我来看看!”

“等……”一旁的柳依依此时赶忙一伸手想要说什么,但无奈此时图信的龙元之力却已发出。

只见一道淡淡的光晕刚一触碰到尸体,便只见那本已焦黑的尸体竟瞬间化作点点飞灰,紧接着在龙元之力的激荡下化为虚无。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惊恐地望着柳依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呃……”柳依依尴尬地笑了笑,而后低着头轻轻说道:“我又不知道她的尸体还有用!”

此言一出,图信更是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弟妹这毒蛊之术还真是让人心惊胆战啊!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红绫见到这一幕则脸上写满了震惊,她没想到一路之上和自己亲如姐妹的柳依依竟是如此一个用毒高手,甚至自己都没发现柳依依什么时候下的毒。

此时只见其略显木讷地自言自语道:“好可怕的依依妹子!”

而对柳依依已然有所了解的三水则无奈地叹道:“所以我才不愿惹你们女人!”

“依依,画萱呢?”秦祺见画萱不在这里,当即问道。

柳依依佯作生气地问道:“怎么?只记得你的画萱妹子,就不问问你老婆有没有事么?”

经此一战,那假秦祺二人虽被图信和柳依依所杀,但是秦祺也受伤颇重,至少要在床上趟上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了。

而三水和红绫甚至柳依依还是对那突如其来的一幕有些不得其解。

因为画萱早已被红绫和三水事先藏了起来,以免事情超出预料事伤及到她,所以画萱对那一幕并不了解。

只是在听三水说完之后才面露惊骇地望着秦祺和柳依依,同时眼中也是微微湿润。

“傻丫头,哭什么,我们这不是好端端地站在这里么?”柳依依笑道,而后一眼瞥见了躺在床上的秦奥巴马也是注定了有心无力。但是祺,赶忙又改口说道:“躺在那里的也算!”

“先不说这个,你和图帅是怎么勾搭到一起的?”三水迫不及待地问道。

红绫闻言则狠狠地瞪了三水一眼,但却也没有发火,而是以同样的目光望着秦祺和图信。

秦祺和图信则相视一笑,而后秦祺方才缓缓说道:“其实在老哥将我交给那两个假货时我已经知道他已经明白了真相,只是他还不确定,所以才将我交给那两人处置!”

“这,这又是为什么?这很正常啊!”红绫不解地问道。

图信笑而不语,示意秦祺说下去。

秦祺见状笑道:“红绫姐,这很简单,你想,若换作了是你的话,面对假扮你的人,你最想知道的是什么?”

“当然是找出幕后指使之人了!”三水不假思索地答道。

“所以啊,他们当时若是留下活口的话事情也许就是另一个结果了!”秦祺笑道。

众人闻言后一愣,秦祺说的不错,细想起来这似乎很简单,那两人当时痛下杀手的举动反而使其败露。

因为按照人之常情的话,就一定会留下活口然后迫问幕后指使之人。

而且按照图信的性格在自己地盘上诓骗自己,这是绝对无法容忍的,所以图信若想杀人的话哪里还轮得到他们两个动手。

而图信之所以将秦祺和柳依依交给他们,正是因为当时图信已经有所怀疑,所以才使出这一招苦肉计,最终还是让他们露出了狐狸尾巴。

“哈哈哈,我兄弟说的不错,当时老子也是犹豫不决,按照性格来说,自然是相信秦祺一些,但偏偏他的神识修为又没了,而那假货又偏偏是心术师,这让老子犯了好一阵的难!”图信紧接着补充道。

“不过,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老子突然机智地想到了这个法子,现在想想,老子当时的表现真是无懈可击啊!哈哈哈!”图信得意地大笑道。

“不过,不愧是我兄弟,死到临头的时候竟还能看出老子在犹豫,跟老子的头脑比起来倒是有的一拼啊!哈哈哈!”

众人闻言后不禁面面相觑,一时间对图信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那么依依妹子呢?你又是什么时候下的毒?”红绫不理图信转而向柳依依问道。

当时只见柳依依和那假货战在一处,根本没有看到其有任何的额外动作用来下毒,所以众人对于柳依依的手则贯穿勾当一直段也是身为不解。

柳依依闻言后微微一笑道:“其实在最一开始我就已经在准备毒蛊并将其涂在了手上,在我拿出焚炎剑时,我便顺势将毒抹在了剑柄之上,而接下来我要做的只是找个机会让她将焚炎剑抢了去!”

“那,那你怎么不会中毒?”三水紧接着问道。

“因为我事先在另一只手上抹了另外一种剧毒,而这两种毒的毒性会两两抵消,所以即使她不抢焚炎剑,她也会中另一种毒蛊而亡的!”

“为什么?那样的话你根本碰不到她的啊!”三水又问。

此言一出,柳依依的脸上有些尴尬,面带愧疚地说道:“这种毒是靠风传播的,所以只要我将手掌摊开,在风力的所用下会迅速在百丈的范围内散播开来!”

“那么,我们在场的人都难逃你这毒蛊了!”红绫闻言后苦笑一声叹道。

成都治疗卵巢炎哪家好
成都卵巢性不孕哪里治疗好
武汉妇科治疗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