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吴良踉踉跄跄走在河边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5-21
吴良踉踉跄跄走在河边,这天晚上吴良和朋友喝得有点多了,看东西模模糊糊的。时近半夜,天上的星星零零碎碎地洒在夜空之中。那是一只只好奇的眼睛,在洞察着人间。
吴良走着走着,就听见耳边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不时还传来了江水拍击岸边礁石颇为惊心动魄的轰轰隆隆声。一丝丝寒风吹过他的耳边,他感觉耳边有点痒,就用手搓了一下耳朵。
走了不久,他看见桥上坐着一个身着白袍,身材颇为窈窕的女子。他的鼻尖似乎闻到一丝淡淡的桂花香,他马上精神起来,此时他仿佛被某种神奇的东西吸引着,不由自主地走向那个女子。
走到相距不远的时候,那个女子转过头来,对着他微微一笑,柳眉弯弯如月一般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飘在她姣好的面颊上。吴良看着不禁有些醉了。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眼前飘过一团白影。他心中一颤,太阳穴突突直跳,血液嗡一声涌向大脑,全身一麻,三魂差点丢了七魄,他看见那个女人面前飘着一团白影。嗬哟,莫非是晚上见鬼了!!长这么大,吴良只是在评书人的嘴里,或是书中才了解到鬼,今天真是活见鬼了,不知是撞什么邪了。自己从小到大就是怕黑,特别是怕棺材之类的。若不是今晚喝了酒,意识有点不清楚,平时打死也不会一个人走夜路的。吴良觉得后背好像背着一块寒冰,觉得凉嗖嗖的。
那团白影忽然伸出一双白骨,那长长的骨爪泛着银白色的寒光,狠狠地扎伤吴良的眼。吴良的眼感觉到一阵灼痛。骨爪轻轻地拍着女人的肩膀,好像和一个熟人打招呼。一个骷髅头在白影中时隐时现,头颅上飘散着一缕雪白的长发,长发自然地飘散在空中。那空洞的眼框之中飘着两团青色的火苗。下颌一张一合,夜风吹着那团白影在空中飘摇着。吴良吓得瞳孔放大,下颌如脱臼般夸张地垂下,嘴巴张大得似乎能塞下一只鸡。吴良倒吸一口凉气,呵,这也太猛了吧,大晚上见鬼了。吴良吓得步子踉踉跄跄,他感觉自己踩不到实地,像踩在一朵棉花云上面。吴良艰难地扭转巴博萨挺身而出连投再罚逐渐将比分再次迫近身子,转身就往后跑,可是脚却沉得如灌铅,每走一步都是非常艰难,他这不是跑,就和走没有大的区别。越走他越感觉自己的后背汗腻腻的。
“相公,不要走。”
“相公,我是你的妻子,停下来。”
吴良此时心如鼓捶,耳边嗡嗡作响,哪里还顾及后面的声音。空气似乎一下子变得阴冷刺骨,吴良越走越快。不料,他步子一滑,一失足跌入了江中,溅起一阵巨大的水花,吓跑一群在水底栖息的鱼。吴良本不识水性,在水中不停挣扎,咸咸的河水疯了一样钻入了他的口鼻之中,呛得他透不过气来。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自己距离死亡是如此之近。
吴良有两怕,一是怕黑,二是怕水。小时候不听话,被父母关进小黑屋,关的次数多了,对于黑暗就有一种天生的恐惧感。二是怕水,小时候有一次和同乡们一起下水塘游泳,刚游了不久,双腿就抽筋,在水中死命挣扎,幸好抢救及时,不然的话,真的就从此告别人世。从那天开始,吴良对于水就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吴良也试过改,但是总不见效,慢慢也就失去了改的信心,所以就再也没有学会游泳。
当吴良醒过来之后,却发现自己躺在河边。那个面容姣好的女子正紧紧地抓住了自己。吴良睁眼一看,抓住自己的却是一只白森森的骨爪。吴良再次惊叫一声,借以释放自己心中的恐惧,他的目光充斥着惊恐不安,面色苍白如纸。
那个女子说:“相公莫怕,我是你的娘子。我是特意来寻你的。”
吴良一把挣脱那双骨爪,问道:“我的娘子尚在家中,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女子坐在他的旁边,说道:“相公,你的后背是不是有一个牙印。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就是找错人了。”
吴良心中诧异不已,自己的后背确实是有一个牙印,好像是与生俱来的,就连他的父母也觉得奇怪。请了许多的术士郎中来看,他们都纷纷摇头,不知为何会是这样,但是奇怪的是,吴良从小到大也没有什么怪病或者异于常人的举动。所以时间一长也就慢慢淡忘了背上的牙齿印。吴良把惶恐的心稍稍平伏一下,点了一下头。
女子把骨爪收进袖里说:“上辈子我们是以贩卖丝绸为主的富贵人家。你在十八岁时将我娶回家。三年之后,我生下了两个小男孩。总算为你张家留后了。可是后来发生了靖康之变,我们散尽家财,不曾想还是无法避开这一场战乱。分别之时,我在相公背上留下一个印记。相公务必紧记我们的缘份,生生世世不可相忘。”
吴良长出一口气,没有想到竟是几百年前的事。他说道:“没想到你竟是长情之人。可是我们的上辈子的缘份已尽,你这番来,竟是为何?”
女子说:“我想一家团聚。难道相公不想吗?”
吴良沉默不语了,他默默地把头低下,他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女子。女子实在是执着,等了男人几百年,如果自己真是他的男人,那岂不是伤了她的心,不妥不妥,吴良觉得还是让女子把事情说明白一点。而且此时吴良心中也有一些惊惧之意,如果女子突然下黑手,那自己的小命还能保得住吗。
女子自言自语地说:“那天我们一家人躲在一间破庙里,外面还有一队队的官兵在搜捕我们。当时我说,‘不如这样吧,我去引开官兵’。你说‘我去吧,’你不顾我的反对,竟然独自走出去,临去之际,我在你的后背咬了一个牙印,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心痛吗,那就跟咬我的肉差不多。”女子说到这里,心如刀绞,咬着上唇,似乎是痛苦不堪。
女子轻轻拨开额边的秀发,一抹淡淡的香气驱散了空气中压抑之气。她继续说道:“可是你却一去不复返。在你走后,那些官兵就冲了进来,他们就是一群畜生,他们竟然一起冲过来,准备污辱我,我拼命反抗……”女子说着说着,不禁几度哽咽,她咬着牙说:“没想到他们在污辱我之后,竟然把我们娘仨一起杀了。”女子眼中突然迸发出一缕淡淡的杀气。
吴良心中一惊反问道:“那‘我’在哪里,‘我’不是去引开官兵吗?怎么官兵还是跑进来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女子突然把手伸向吴良,吴良惊叫一声,立马向后挪了几步,避开女子的一抓。吴良连连摆手兼摇头,他说:“不关我的事,不是我做的。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要什么事都怪在我的头上。”
女子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她抱着脸再次痛哭起来。
女子一边哭一边说:“我们娘仨变成鬼魂之后,就把那几个官兵一一杀死。我们在黑夜中飘荡,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你。我们当时也没有怪你。因为覆巢之后,岂有完卵。”吴良长出一口气,如果女子真的是来要自己的命,自己恐怕早就死了。当年那件事真是自己做的吗,这样说来,自己当真是个混蛋了,吴良心中开始纠结了。
吴良沉默许久之后突然醒悟,问道:“那个白影是什么东西?真是鬼吗?”说起那团白影,吴良真是吓得三魂不见七窃。生平第一次见鬼,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了。
这随着央行再次宣布降息时空气骤然变冷,吴良打了一个寒颤。原来那团白影再一次飘了过来。它就定定立在距离吴良不远处,吴良吓得直冒冷汗,身子直哆嗦。
女子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说道:“相公莫怕,她是我的恩人。原是人间修炼的狐仙,只差五十年就可修成肉身。是她在黑夜中把我们母子的鬼魂收集归来,元神归一,才不至于成为孤魂野鬼。而我们阳寿未尽,却被人杀了,成了不人不鬼的样子。得狐仙相助,留得残身寻找相公。”女子站起来,对着白影深深地躹了一躬。从那团白影之中飘出一句话,“你的愿望已达到,即日到阴司报到吧,切勿错了时辰。”那团白影再一次飘在空中,消失在夜色之中。女子再次躹了一躬,眼神之中充满了虔诚。
吴良见它走了,这才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迷茫的夜色,原来当中还有这么一段缘故。可是自己还有家室,自己已经对不住死去的一家人,难道还要负了活着的妻子,不妥不妥。他说道:“姑娘,我已有家室,我们今生缘份已尽,姑娘请放手吧!”
女子转过头来,眼框之中流下两行血泪。她一把抓住了吴良,急切地问道:“相公难道不想见下我们的儿子?我们的儿子也等了相公许多年了。”
吴良心中又惊又愧,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另一方面吴良也不敢违她的意,时时惊惧她下毒手,只得随她而去。
吴良问道:“姑娘,上辈子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对于这个他到是很好奇。
女子说道:“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只是略为好色,时常流连歌坊。”
“哦,难道你不生气吗?”
女子的脸上略显一丝少女的羞色,她说:“女子要尊从三从四德,在家从父,出家从夫,夫死从子。夫有这样爱好,妻也不好劝阻。并且相公为人极好礼,从来不会带不三不四的女子回家。有此贤夫,我还有什么求的。”
吴良点点头,苦笑一声,男人在外面偷吃又怎么会带回家,这不是找死么。看来上辈子的风流性,还影响到现在的自己。这就叫做命呀。想到偷吃,吴良的喉结不自然地上下滑动了一下,今晚的歌姬还真是让他颇为想念的。只可惜未能一亲芳泽,家中妻子正在怀孕,不能惹出什么乱子来。任友人如何劝,吴良也未4、多加一些讨论WEB技术的群敢下手,他只能长叹可惜可惜。
走了一个时辰之后,他们来到一个荒原面前。荒原上杂草丛生,野物乱蹿,一只比猫还要大的老鼠从吴良的脚边突然蹿出,吓得吴良一蹦三丈高,整个心差点跳了出来。荒原上不时传来阵阵野物的尖叫声,那就是一只只厉鬼在午夜嘶嚎。吴良越想越心惊,生怕突然有那么一个鬼东西出现在自己的四周。吴良额头的冷汗一滴滴地向下滑,他随手抹了一把,摊开手掌,突然呀的一声尖叫起来,双膝一软,差点坐在地上。原来是一片红色的树叶,他还以为是血。酒气在脑海中盘旋着,意识还是有点模糊。
那个女子娇笑连连,忍着笑意,把吴良扶住,说:“相公还是这么胆小,我还以为过了一辈子相公胆子会大一点。”
吴良的脸涨得通红,心中羞愧不已,心想,怕黑怕鬼,这不正是人的本性么,有什么好笑的。吴良干脆把脸别向一边,不看她。
就在这时候,两声亲切的呼唤从荒原上传了过来。吴良定睛一看,两道漆黑的影子由远至近,从荒原上飘了过来,稍息片刻就飘到吴良面前。吴良一看,竟是两具小孩骷髅,骷髅上半身依稀能看出是两个小孩子的容颜,下半身却是骷髅架子。吴良吓得瘫软,一下子坐在地上。
那两具骷髅紧紧地搂住了女子,低声咕哝几句,语气中颇怪女子去得太久了。女子对他们说:“这是你们的父亲,还不快快来拜见你们的父亲。”那两具骷髅真的跪下了,朝吴良深深一拜,下颌一张一合,飘出两道小孩子的声音:“孩儿拜见父亲。”
吴良再次愣在原地,心中好似有一团乱麻在拼命纠结着,莫非自己真是他们的父亲。女子说:“你们是愿意随着父亲而去,还是随我而去?你们许多年没有见父亲了,让你们团聚一下也好。”
两具骷髅均摇摇头,随即站起来,紧紧地靠在女子的身上。女子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说道:“相公,孩儿们不愿随你而去。你认为如何?”
吴良一抹额头的冷汗,别呀,整两具骷髅在家,这不是吓人吗?打死也不做这事。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女子长叹一声,再一次问道:“相公果真不要两个儿子?”
吴良非常肯定地点点头。
女子说:“相公,希望你不要为今天所做的决定而后悔。”淡淡的语气却有某种如诅咒一般的东西,使吴良感到格外不安。她说完之后就带着两具骷髅走向荒原,消失在夜色之中。直到她们走后,吴良才长出一口气。他怀疑自己还是做梦,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面颊上顿时出现了一阵灼痛感,这才醒悟过来,他晃晃悠悠地回了家。
“你为何放过他,不把他杀了,当年就是他逃走,才使你娘仨死去?你就这么迷恋这个臭男人?”
女子掩着脸说:“不,不是这样的。我不相信,我想这并非他的本意。”
狐仙说:“当年他走后,那些官兵就冲进来,把你们一并杀了。”狐仙背着她,长叹一声,叹息声重重地跌入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女子带着两个小孩骷髅消失在远方。她始终不相信这一切是他做的。她要问个清楚,事情不能这么不清不楚。
吴良回到家后,独自坐在灯下,对灯苦思。这时妻子月娘才从睡梦中悠悠醒来,她披着衣服腆着大肚子,艰难地下床了。
吴良说道:“月娘,我今晚撞鬼了,不知怎么惹上一群鬼。”吴良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月娘。月娘听后,倒了一杯茶,坐了下来,她说:“我现在有七个月身孕了,不能动胎气。你不要再说了,小心吓到孩子。”
吴良轻轻地抚摸着妻子的肚子,小声说道:“我想一定是男的。”
月娘点点头,说道:“是呀,总算是家山有后,最好是来一双,还要都是男的。”月娘打了一声长长的哈欠,眼皮开始打架,吴良安慰了她一下,就搀着她去睡觉了。

共 64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作者采用魔幻形式与现实主义相结合的又一篇警世传奇小说。通过吴良喝完酒后回家遇鬼,道出了吴良的前世所为。全家人为了躲避官兵追杀躲进破庙,而吴良在官兵的威逼下竟苟且偷生出卖近两年来服装行业面临的库存高企、产品质量风波妻女,做下了一个男儿大丈夫的不齿之事,最终和刚出世的一对双胞胎一起命丧黄泉。这就是前世的因果报应吧?作者以魔幻表述的形式再一次的向我们敲响了警钟: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甚至是生命的代价!切记:举头三尺有神明,每个人都应思之、慎之!本文构思巧妙,语言流畅,写作功底深厚。是一篇难得的佳作。推荐阅读。感谢赐稿笔尖。【编辑:含笑花】
1 楼 文友: 2015-04-25 16:28:56 难得的一篇魔幻小说。吴良 就是没有良心的意思,可见作者对人物的精雕细琢。其中更有许多精彩的语句不在一一列举。期待更多佳作赐稿笔尖。 位卑言轻布衣身,我以我笔写我心。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4-25 17:12:48 谢谢老师编辑。其实我个人还是觉得不满足。还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将来有天,回头看,必定是一篇不成功的作品
2 楼 文友: 2015-04-25 20:17:42 因果循环,人本性的劣致使做出错事,本性不改,错便一直在。一篇借人鬼情仇来警示人性的故事,欣赏。感谢赐稿笔尖,望再看到老师的佳作。 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楼 文友: 2015-04-26 00:41:26 感谢老师一直不离不弃的支持笔尖!谢谢!
4 楼 文友: 2015-04-29 14:56:21 最近怎么不见你稿了?使劲写呀,得个精品你没有问题。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5 楼 文友: 2015-05-02 09:2 :26 感觉上还差那么一点东西,阅读起来不是那么流畅。 你和我的距离,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
回复5 楼 文友: 2015-05-02 17:50:41 谢谢阅读。这段时间一起在思考这个问题。所以的事都放下了。见识技术所限。会慢慢将这些东西克服的。
6 楼 文友: 2015-05-02 09:25:56 文章的名字要是改一下,或许会更有效果。一篇文章,个人觉得:题目名的作用起到三成,写三成,后期润笔四成。 你和我的距离,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脑动脉硬化注意事项
玉林正骨水疗效怎么样
吃四磨汤有什么好处
青少年便秘吃什么药
防城港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每日一次希爱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