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宅师第章安龙头枕龙角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宅师 第94章 安龙头,枕龙角?

“对,我是风水师。”

面对顾昌置疑的目光,方元十分坦荡,他已经多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现在承认风水师的身份,自然不会有半点心虚。

“顾伯伯。”

与此同时,杨诗锦声音柔糯解释道:“方先生的确是很厉害的风水师,你或许不知道,最近我们楼盘出现了许多意外情况,弄得人心惶惶,为了安抚他们,我特意请方先生过来帮忙看一看,希望可以顺利解决问题。”

“意外情况?”一瞬间,顾昌表情一沉,随即追问道:“什么情况,严重吗?”

“就是一些小事故,不算多么严重,但是比较频繁。”杨诗锦苦恼叹气道:“现在工人都不敢开工了,拖延了楼盘的速度。”

“宽心,不用太担忧,楼盘已经完成大半,年底才交房,时间绰绰有余。”顾昌在劝慰之余,话峰忽然一转:“察看之后,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方先生觉得这里煞气如潮,正准备寻找煞气的源头。”杨诗锦眸光微闪,隐约感觉顾昌的态度有些不同寻常。

“煞气如潮?”顾昌微微一惊,下意识的朝旁边一个人看去。

“年轻人,却也有几分眼力……”

就在这时,那人站了出来,只见他四五十岁左右,面白无须,寸短的头发如针,一根根耸立起来,看起来十分精神。

“能看出这里煞气如潮,勉强算是入门了。”

此时,这人语气轻描淡写,有一种教训的意味:“不过还没有出师,就学人出来看风水,一般的小问题就算了,要是遇上了大麻烦,很容易误人误己啊。”

“作为行里的前辈,我要托大奉劝一句,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趁着现在还年轻,还有学习的精力,赶紧回去潜心苦学十年八年,到时再当几年学徒跟班,理论和实践都有了,再出来谋功德也不迟。”

这人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态,但是其中的潜台词方元却听出来了,应该是毛头小子别抢我生意,识趣的赶紧滚蛋的意思。

“杨侄女,这位是吴师傅,潮州最著名的风水大师。”

这个时候,顾昌微笑介绍起来,然后轻叹道:“既然侄女你说了实话,那么顾伯伯也不隐瞒你了,我这个正在修建的楼盘,也遇上一些麻烦事了。”

“什么?”

霎时,杨诗锦也觉得一阵意外吃惊,然后立即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巧合。毕竟小楼盘和大楼盘挨得那么近,两者之间说不定有什么关联。

顾昌也是这样的想法,所以连忙请教道:“吴师傅,你也走了一圈下来,发现是什么地方出现问题了没有?”

“本来不怎么确定的,但是现在可以肯定下来了。”吴师傅一脸傲然之色,随即也有几分迟疑:“顾先生,回头我再和你细说吧。”

“现在说不行吗?”顾昌皱眉道:“我这侄女也不是外人,再说了,她的楼盘也遇到了麻烦,估计是一码事。你找出了问题结强化领导。县政府成立创建省级食品安全示范县工作领导小组症,正好让她也听听,顺带一起解决。”

顾昌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是对方元的不信任。

对此,杨诗锦眸光一转,也盈盈笑道:“那就要多谢顾伯伯了。”

“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顾昌拿出豪雄气度,大方一摆手,然后催促道:“吴师傅,有问题就直接说,只要把问题解决了,顾某必有厚谢!”

“顾先生,这个……”吴师傅犹豫不决,忽然一咬牙,轻步上前低声道:“你楼盘遇到的麻烦,应该与眼下这个小楼盘有些关系。”

“嗯?”顾昌愣住了,立即皱起眉头:“吴师傅,你可要看清楚了。”

“绝对没有看错。”吴师傅斩钉截铁道:“顾先生听说过安龙头、枕龙角的典故吗?”

“安龙头,枕龙角,什么意思?”顾昌自然不解。

“顾先生有所不知,在古代的时候,但凡在龙脉的旁边,历代帝王肯定不允许别人安葬,不怕是害怕被借了龙气,更主要是担心发生安龙头、枕龙角的情况。”

吴师傅侃侃而谈:“所谓的安和枕,其实就是镇压的意思,如果龙脉的龙头和龙角被镇压住了,相当于孙悟空戴上了金箍圈,万般不自由了。”

“恕我直言,顾先生您的楼盘,选扯非常好,在三山环绕之中,一片平坦之地。正印证了阳宅指南诗云,一空三闭是豪家,三空一闭乱如麻,若通闭里求空法,立地珍珠满鹿车。”

吴师傅兴致勃勃道:“这是难得的富贵格局,顾先生在这里起楼盘绝对是起对了,只要楼盘修筑好了,懂行的人肯定蜂拥而来。”

称赞之后,吴师傅才言归正传:“不过十分可惜,在你的楼盘旁边却多了一个小楼盘,而这个小楼盘恰恰镇压在龙脉的龙角上。开始的时候,倒不至于看出什么问题来,但是随着小楼盘的不断修筑,龙脉感受到了威胁,自然开始挣扎起来,以至于意外事故不断。”

“这些事故,其实就是一个变相的提醒。”说话之间,吴师傅正容道:“如果不及时解决这个问题,那么龙脉就变成病龙了。”

“镇压龙角,病龙……”

霎时,顾昌眉头锁成了川字,目光微微闪烁起来。

见此情形,杨诗锦心中一沉,眸光在吴师傅身上掠过。如果目光能够杀人,估计这个时候吴师傅肯定已经被千刀万剐。

杨诗及时妥善处理群众反映的问题锦心里也十分清楚,别看顾昌现在十分温善慈和的样子,那主要是觉得她没威胁。不过一但涉及到实际的利益,顾昌这个豪雄绝对会立即翻脸,更加不会手下留情。

最重要的是,杨诗锦也弄不清楚,这个吴师傅的分析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还好说,要是真的那就麻烦了,估计要迎来地王集团狂风暴雨一样的打击。

“胡说八道!”

在杨诗锦心中慌乱,努力寻思对策之时,方元冷笑开口:“就这点水平,居然还有脸教训我?如果说我是入门级别,那么某入压根不入流。什么安龙头,枕龙角,纯粹就是个笑话。谁要是当真了,估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你说什么?”吴师傅一愣,然后怒火中烧:“嘴上无毛的小子,你懂什么……”

“少倚老卖老。”方元不屑道:“亏我还真以为你是什么风水大师,谁知道不过是个坑货。略懂皮毛就敢不负的胡吹大气,到底是谁在误人误己啊?”

“……牙尖嘴利。”吴师傅气急败坏,咬牙切齿道:“我走南闯北二十几年,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要多,助人成事,消灾解难的成功案例,更是数都数不过来。你一个毛头小子,又是从哪个旮旯角落冒出来的,居然连前辈都不放在眼里,太嚣张了。”

“嚣张吗?”

方元轻轻摇头:“不觉得呀,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你学了二十几年,依然没有把握到风水的精髓,充分说明你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趁早改行吧,免得继续祸害别人。”

“你……”吴师傅气得脸色发青,差点要跳脚。

“干得好。”

杨诗锦心里暗暗叫妙,觉得在关键时刻,方元还是蛮靠谱的。不过她也注意到顾昌轻轻皱眉,似乎是动怒的征兆,自然连忙站出来说道:“两位不要争吵,所谓兼听则明,我们也应该听一听方先生的看法。”

这话是冲顾昌说的,他也觉得有些道理,哪怕不太相信方元的水平,但是也不介意听一听方元有什么见解。

“好,我倒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与此同时,吴师傅冷笑道:“小子,你护主的心情,我倒是可以理解。不过作为风水师,公正是第一要务,千万不要违心编造歪理,不然被拆穿了,天下之大可没有你容身之地。”

“既然你知道,干嘛还满口瞎话?”方元很惊奇的样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严于律人,宽以待己?”

“小子,可恶。”吴师傅怒目而视道:“少卖弄嘴皮子,有什么看法赶紧说。顾先生在风水方面的造她想自己订婚时诣也不低,你最好悠着点儿,不要自讨苦吃。”

“不低最好,免得理解不了。”

方元嘀咕一声,然后直言不讳道:“首先我也要承认,抛开安龙头、枕龙角的屁话以外,你有一点总算没有说错,两个楼盘的确是同属一条龙脉,所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边出了意外,另外一边就受到波及。”

“小子,你还真敢颠倒黑白啊。”吴师傅嗤笑起来,也有几分幸灾乐祸。

毕竟在场都是明眼人,自然看得十分清楚,方元说话的时候,可是先指顾昌的大楼盘,然后才指杨诗奥巴马事发后分别与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俄总统普京、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与荷兰首相吕特通。他在与吕特通话时表示锦的小楼盘,表示是大楼盘出了问题,所以连累了小楼盘。

这样的说法,在吴师傅看来,完全是倒打一耙,顾昌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之后也不用他出马,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事实证明,吴师傅的小算盘没打响,因为顾昌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冷静,压根没有动气,反而沉稳问道:“理由是什么?”(未完待续。)

成都正规不孕不育专科医院
南京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哪家好
南昌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